首页 > 旅游问答 > 正文

江南——冬天的美味在跳舞

旅游问答易联校园2016-01-18
 十二月,是寒风呼啸,是艳阳高照,是脱下冒着热气的外套,是青草葱葱秋叶簌簌。冬天你在江南呵气成霜。

江南,我想了很久很久。过了很多个春秋冬夏我依然没有去成。固执的认为时机不成熟。以前是怕一个人去,怕一个人会多愁善感。怕现实和想象差别太大打击了我。虽然我清楚我心中的江南恐怕不会真实的存在这个空间里了。可是还是固执的想去追寻那些留下来的还没有被消磨殆尽的痕迹。可是也怕同伴不懂我的江南,会让我心中的圣地变得腐败不堪。就这样无措的自己交战了很多年,终究没有想明白到底要以怎样的姿态去追寻我的江南。想来也可笑,我本不是温婉的女子,却想触摸江南的细水长流。突然很有勇气,就那样说走就走了,那样去了。只因为想看看江南湿冷的冬天暖白的炊烟到底还有没有,想看有没有船娘冻僵的手摇动着水巷里小船的桨。想看冬日暖阳里有没有一个小院摆着吱吱做响的老椅子。想看有没有一个茶楼不问客人点什么就认真的只给你上一壶兰香袅袅的铁观音。好冷的冬日温一壶老黄酒想必是很不错的,虽然我不懂酒。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离开锦溪想要在杭州跨年。冬天的江南特别湿冷,穿着厚厚的暖袜还是觉得脚趾头冻得发疼。一群朋友一起在锦溪的客栈里聊天,主人家大方的把一整个院落都交给我们了,捧着酒杯抱着被子一群人坐在古色古香的堂屋里谈天说地,从上海的川菜馆说到陈妃水冢,从爱疯6的外形说到了南唐后主。年轻人轻轻地说这话在冬日的午夜,大口的喝着酒呛着寒冷的气息。凌晨四点突然有人提议我们去绍兴看看鲁迅吧,就那样收拾了行囊第二天清晨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离开了锦溪。那几天的锦溪空前的天朗气清,阳光软软的搭在冷冰冰的小拱桥上

我手脚冰凉的趴上面看着摇船的大哥直愣愣的把船从我脚下撑过去。船上的游客喜气洋洋的吃着巷子口刚出炉的芡实糕,我也奔跑着去跟洗芡实的阿姨买了一大块,啃着走回我们住的小院。芡实被细心地阿姨细细的磨了加上桂花糖和红枣核桃压成小长条,带着余温的塞进嘴里缠绵的味道唇齿留香。在西塘的时候我也嘴馋买了芡实糕,可是就没有锦溪的做得好吃,太多游客让店家来不及好好的筛了芡实做仔细吧。同伴们慵懒的在锦溪闲逛,我路过一家卖珍珠的店铺忍不住进去瞅了瞅,看见店主热情的在跟个北方大姐推荐手串,我笑呵呵的走了。闻着香味过了桥买了半只万三酥蹄乐颠颠的去找同伴分享。有肉没酒怎么过冬,不会喝酒的我也学着他们用甜白瓷杯斟了一小口绍兴黄酒,热辣辣的味道从喉咙口滑下去,刺得我眼泪都洒了出来,绵长的余韵让我晕乎乎的咬了一大口肥肉,像个老饕一样毫无吃相。青花瓷的碟子里炒了一盘嫩嫩的水芹,水灵灵的很是下饭,一筷子放到嘴里脆生生的嚼起来嘎吱嘎吱的,再喝上一口豆腐鲫鱼汤,润润的香味儿沁透得全身舒爽。那滋味,根本不想再离开这个地方了。

我们是在夕阳里到达锦溪的,水畔的回廊折射了波光粼粼的湖面夕阳拉得长长的。时间刚好炊烟袅袅,路过的一个大哥很随意的问了我们一句来旅行的呀,要不要去我家住,一点都不认生的大哥让我们很是亲切了。夜晚的锦溪特别萧索,像人迹罕至的古村,静谧的灯光孤单的挂在空荡荡的抄手游廊上,很是寂寥。桥对面的外婆家面馆很像简单,坐在游廊上点一碗爆鱼奥灶面

,听着当地人吴侬软语说着闲话,面汤的香气氲起来蒸汽让你突然好感动,这样一个冰冷的季节,心很温暖。

我们在十二月的最后一天突然决定离开锦溪,我想我是特别不舍,

想着如果买到了车票就走,没有车票我们就这样在这里呆到要回去吧。兜兜转转最后好笑的是我们去到了杭州,故事里那个婉约的西子湖畔的城市。12月的最后一天我们没有像任何仪式一样的跨年活动,和青旅的年轻人和店家的猫一起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到新年的第一刻。可是最后也没去成绍兴,好歹给自己留些借口下次再逃跑的时候还有说法。在杭州醒来的那个早晨,穿得厚厚的踏上前去西塘的路。西塘古镇游人如织,阳光洒在窄窄拱桥上,络绎不绝的人没有停歇过。坐在临河的饭馆喝茶,等着店家迟迟不上来的桂花糖藕,口水都快滴下来了。江南,江南,西塘我想没有故事里的江南故事了。

打印

其他旅游问答文章

消息

返回顶部